瑗跨敳鐨囬┈姣旇禌 :專家論道微生態之一:腸道菌群的“綜合治理”是一門大學問

皇马比赛直播 www.420090.com 腸道菌群的“綜合治理”是一門大學問

國家公眾營養改善項目微生物組學重大專項研究課題組組長 李小兵

注:202024日,國家公眾營養改善項目辦公室及其領導的腸道直通車項目,邀請相關權威專家,就新型冠狀病毒的預防、治療中微生態調節問題,從多方面進行了研討。現將專家的發言分別整理發布,以期加強不同學科間的交叉、融合、共進,向醫護人員和廣大人民群眾傳播微生態健康知識,并以此投入抗疫工作。我們希望有更多的專家發表真知灼見,因為這不僅僅關系到如何應對當前的一種病毒和一部分感染人群,更關系到全體國民根本性的疾病抵御能力和全面、高階的“大健康”,關系到國家、民族和社會的長治久安。

大家好,感謝于主任,感謝深圳市上醫營養醫學有限公司,包括聽到了各位專家的發言,非常精彩,這個會議非常及時。從我們研究的情況來看,其實有兩個基本的認識,和大家做一個交流。

1個認識,其實人是一個微生物的載體,我們從生命科學到生物學,再到微生物組學,這么一個在生物科學和技術的發展過程中的進化來看,或者發展來看,其實人是一個微生物組的載體或者微生物的載體。那么微生物組的核心是在于組就是人與各種關系的組合關系。那么包括從代謝組和轉錄組,到宏基因組各方面來看,得到第2個認識,健康的認識就是人本身的微生態的問題。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最重要的微生物組,從我們人體來說,是以腸道微生物組為主,包括我們的呼吸道、體表、生殖系統,這些微生物組來看,從我們的研究來看,主要還是以腸道微生物組為核心,就是腸道微生態,或者是菌群的變遷規律來看,他的激勵和作用的路徑其實蠻有意思。從我們體外馴化的結果來看,比如說我們用多糖,就包括我們的低聚糖類,以及萜烯類物等馴化;包括更多的一些,比如說比吡嗪類物,和一些益生元;來看的話,其實訓導優化每一個菌群,不管是腸道的菌群,還是呼吸道菌群的樣本,還是體表樣本,還是我們生殖系統的樣本來看,其實每一種營養素或者說每一種有益的因子,都會促進和改善人體的各個部位的微生物組。

從我們與相關機構的合作來看,我們的研究有兩個特點,一個如何增加人體菌群的種類。第2個呢,是如何改善這個種類的結構,那么在這個過程中,除了這個菌群的種類多樣性以外,還有它的數量多樣性,那么這兩個之間的關系,其實都是靠營養素來調節和優化的的,或者說都是靠我們飲食,或者說更多的是基于飲食的結構而改變的。

從菌種的訓導優化,到人體各個部位菌群的馴化的模型來看,一定要增加剛才那個幾位專家說的增加飲食的多樣性。另外要強化益生元調節的作用。其實我們一直要傳播一個原理,就是說不要過多的去強調有益和有害的問題。這個微生態的這么一個結構,不是有益和有害那么簡單就可以去分別的。

那么從這次的這個新冠病毒的傳播系統來看,很多的信息其實并不是那么的可靠。比如說對病毒的認識,其實病毒本身并不是那么的可怕。如果說有益的菌群進化,我們人類的這個進化或者菌群的進化,是在于病毒等微生物并存而獲得更好的機制!

所以說我們在研究益生元的時候,或者說研究我們營養的結構,或者說研究我們飲食的結構的時候,并不是說哪一種食物好,哪種生物不好,那么我們更多的是基于一個整體,這個整體過程中,不管是有益的菌還是有害的菌,它是可以相互的轉化的。如果我們人為的去消滅了某一種病毒生物,可能我們整個微生態的這個菌群的種類和它的多樣性就會受到傷害。那么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去調節或者說去平衡這個微生態和微生代謝循環過程中,就要研究我們人體的幾大微生物的菌群的相互之間的關聯、作用。我們找到他的作用和關聯的路徑,其實會更有意義。

所以我們微生物組這個課題組,我們一直提倡不要說這個病毒生物,也不要說有益的菌群,因為很多的病毒它并沒有細胞,那么他需要的是附著于某一種受體,那么這個這個過程中他可能會促進我們某一個有益菌群的更加的強壯,或者說它的這個代謝或者遺傳它會更加的有意義。所以說在這個過程中我特別希望我們這個傳統醫學,特別是這個平衡醫學,做更多的貢獻。

其次在腸道微生物這個研究過程中,對呼吸道菌群的影響,其實它們是相互影響和相互作用的。如果把這個腸道菌群治理好了,或者調節好了,或者平衡好了,他對我們的生殖系統的微生物組,包括我們這個呼吸道的菌群,包括我們體表的菌群,都有很大的影響和作用,而且它的現在的路徑和它相互作用的影響的要素都有了,我們都有了相應的研究的成果,但是我們現在正在做進一步的驗證,

所以說這次的會議,從微生態,包括益生元,包括益生菌的這個角度來談,包括對我們新冠病毒的這個進一步的防御,包括治理,其實這個路線或者這個方向非常的正確。人一定是一個整體,我們如果去把它分開來看,或者找到一個點,治理好,其實這都是有損人體這個整體的。就是我們把這個病毒殺死了,或者說我們把它把它抑制了,它會產生更其他的一些副作用,或者說不好的后遺癥。

所以我我們課題組的意意見呢,更多的是用飲食的調節,或者說去用一些藥物,或者食療和藥膳的方式,或者說一些益生元益生菌的方式來米補充和調節原來我們微生態的結構,增強我們的免疫系統。那么結構的優化,可能它會反作用把病毒給治了,或者說把它進行了形成了新的生態,這個方式特別有意義。

從我們課題組研究,其實飲食,包括益生的因子對腸道菌群的關系影響很大。那么我們進一步在生物信息學,包括在系統生物學這個領域,需要我們去做進一步的研究和發現。每一個人在某某一個區域的飲食系統,不要輕易去改變,那么這就代表著什么?人類在整個飲食系統中它有區域性,那么這是需要關注的一個點。

益生元如何去做?腸道菌群,包括我們呼吸道菌群的這么一個有益的改善,或者說我們進一步的優化,我們菌群是個復雜的結構性變遷。那么如果能夠建立一個模型,建立一個大數據的模型,不同的人群,區域,包括他的狀態,建一個大數據的模型,能不能建一個更好的推廣方式,既有益于人人體的健康,以有利于各種病毒的這個預防,

所以說我們在基于微生態,或者說我們基于益生要素這個因子建立一個物系菌系和酶系之間的模型,可能會更有價值,在這個抗擊病毒過程中會發生發揮更好的作用。我們課題組今年也會在基于微生物組的食物營養與安全的評價方面建立相應的模型,基于大數據來建立這么一個模型。

謝謝大家!我就講這么多!

{ganrao}